LV歧视胖子:职场没有政治正确,干不了就滚蛋!

【黑奢(黑卡)奢侈品 品牌资讯】前几天,小编的社交网络又被LV刷了屏。


不是因为新品发布,也不是因为限量版包包多难抢。


而是因为一件关于歧视胖子的丑闻。

20岁的丹麦模特Ulrikke H?yer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篇文章「LV觉得我太胖」,配上骨瘦如柴的内衣照,迅速获得超过6万多个点赞和4300多条的评论。


LV自然被推到了枪口。


Ulrikke H?yer在文中表示,在刚刚结束的 LV 2018早春度假系列时装秀中,秀场导演Ashley Brokaw嫌她胖,要求她在秀前24个小时只能?#20154;?/p>


Ulrikke H?yer没想到,当她一切照做后,自?#21917;?#28982;在秀前被踢出走秀名单。

事发之后,涉嫌歧视胖模的Ashley Brokaw和家人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。


但在Ashley Brokaw看来,自己比窦娥还冤:Ulrikke H?yer秀前最后一次试衣,已无法穿下两星期前她在巴黎试装时的服装,并且脸部浮肿,根本不能满足走秀要求。


在舆论压力下,Ashley Brokaw不得不向Ulrikke H?yer作出道歉并支?#24230;?#39069;工资。但遗憾的是,仍然没人买账——


歧视「胖模」的LV依然成为人们的攻击对象,Ulrikke H?yer反倒成为勇敢?#34915;?#27169;特行业黑暗一面的英雄。


实在太!傻!逼!了!


这明明就是一个毫无职业精神的女孩,占领道德高地博取同情的故事。



想象一下,如果LV因为其中一个模特没有完全展示好服装,导致这场秀出现瑕疵,这个顶级奢侈品的老脸往哪搁?


第二天,诸如「LV聘请不专?#30340;?#29305;」、「LV新品发布丑态百出」、「LV设计款式大不如前」等主题的稿件就会席卷全球。LV整个团队事前全部努力都会付之东流。


?#28909;?#35828;这次?#24405;?#21463;攻击的核心人物:秀场导演Ashley Brokaw。身为时装秀的幕后推手,只有她有资格在秀场上指点江山,平日趾高气扬的设计师也要乖乖听他安排。

不仅要负责所有模特的挑选、走台,定妆照,还要为整场秀的灯光音乐拍板。?#26377;?#24320;场到结束,她都要全程把控,监督整个活动的顺利进?#23567;?/p>


除此之外,秀场导演最繁琐的工作就是与客户做好沟通。时装圈有个很有趣的现象,那就是客户对于时装秀场所能表达的东西永远期待过高。


所以,与客户「建议,否定,再建议,再否定」的拉锯战,往往是秀导在前期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。


在满足各方面的要求下,还要呈现出一场世界顶级的走秀,可以想象导演的压力有多大。在一场秀开始前一?#34903;埽?#31168;场导演几乎全是通宵达旦,没空合眼。

要知道,坚持女权主义的Chanel选择模特时,一个重要标准就是「去性特征化」,目的是为女性争取更多自由和权利——


换句话说,Chanel的女模特必须平胸。


大胸超模在Chanel面前全部不吃香,为啥就没人说「Chanel歧视大胸姑娘」?

老佛爷和Chanel御用平胸超模Cara


但如果你想当个维密模特,平胸又完蛋了。人家一个做内衣的,平胸压根撑都撑不起来,我用你不就是砸招牌?


维密甚至规定了模特的身高、体重、三围,难道还要批判一下「维密歧视平胸姑娘」?

是的,这些对模特的要求的确极为严苛,但?#34507;?#20102;,无非是职?#24403;?#37197;?#24067;?/p>


就好像程序员要会写代码,歌手要懂乐理,公关要懂得和人打交道,每个职业都有自身的硬性需求。


做不到,你或者转行,或者滚蛋。


但凡身在职场,就必须遵守一条铁打不动的规则——


满足职位要求的人留下,不满足要求的人滚蛋。


换任何一家公司,面对违反规定的员工,都会做出与LV相同的决定。


对LV这些大牌来说,他们歧视的根本不是胖子。他们歧视不合要求的一?#23567;?/p>

从另一方面来说,「因为我胖,所以被歧视」根本就是个伪命题。


只要自身符合行?#24403;?#20934;,别人就不会带着歧视眼光?#21019;?#20320;。


继续拿模特行业来说,除了标准的模特,还有各?#25351;?#26679;不同常人的存在。这些曾被歧视的人,照样在秀场上过得很好。

曾经争议无数的「男妓」超模Aiden Shaw


Tess Munster,是英国Milk Model Management模特公司旗下著名的大码模特。


这位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姑娘,体重却有120公斤,完完全全颠覆了时尚圈「瘦即是美」的观念。


但因为她很明确混大码模特圈,体重反而成为她的优势。

无独有偶,来自美国密西西比的Tess Holliday,在2015年被Vogue时?#24615;又?#32856;请为专业特别模特。


这个身高只有165cm的姑娘,体重也达到130kg。


毫无疑问,她们满足不了主流时尚圈的要求,但谁又有资格歧视她?

来自俄罗斯的 Nastya Kumarova,是个白化病患者,?#26377;?#21463;尽歧视。


为了勇敢站出来展示自己不同之处,她努力成为一名模特。


因为外貌稚嫩且空灵,像仙女一般,各大少女品牌都向她抛出橄榄枝。

同?#21069;?#21270;病患者的美国黑人男模Shaun Ross,也是时尚圈的掌中宝。


各类风格独特的时装大牌,都非常热衷找他走秀和拍摄Lookbook。

最令人敬佩的,还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姑娘Madeline Stuart,她患有唐氏综?#29616;ⅲ?#20063;是世界上第一位唐氏综?#29616;?#30340;职?#30340;?#29305;。


为了完成自己职?#30340;?#29305;的梦想,她成功减掉18公斤,成为上一年纽约时装周上最惊艳的模特。


对她来说,歧视就是个屁。



物竞天择,?#25910;?#29983;存——


这不仅是时?#34892;?#19994;的铁律,更是世界运行至今最根本的原则。



说回被LV歧视的胖模Ulrikke H?ye。


大部分人在达不到既定要求时,总会给自己找借口,?#28909;紜?#25105;被淘汰,只是因为他们歧视我胖」。


这?#20013;?#24577;,其实在很多人身上都存在——


上学时骂学校,今天?#21448;?#24230;太严,明天骂题目太难,后台发个微博嫌弃老师教的太烂。


上班后就骂公司,今天?#33267;?#23548;分工不合理,明天嫌同事,后台跟朋友吐槽天天加班。


就算找对象,被姑娘拒绝,只会嫌姑娘太物质、只会看?#22330;?/p>


总而言之,全世界谁都不公平,谁都?#35780;?#30524;。


就自己最苦,最冤,最可怜。

他们不懂,每个能做出成绩的人,遇到问题第一步都是从自己身上找问题。


达不到别人的职业要求,自然活该被淘汰。用道德去绑架商业,与绿茶婊没什么区别。


世界上最简单的事,就是为自己的平庸找借口。


本文来源于【杜绍?#22330;?/p>